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k文章 > 挠脚心文章 > 一代美女-木婉清

一代美女-木婉清

作者:1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段誉和木婉清二人被困于石室之中,又双双被那大恶人段延庆灌下了“阴阳和合散”的春药,只片刻间,二人便均感到浑身炙热无比,仿佛是体内燃起了一股大火一般。段誉这时全身发滚,犹如在蒸笼中被人蒸焙相似,身上实是热得难忍,将衣服一件件的脱将下来,脱到只剩一身单衣单裤,便不再脱,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强自克制那心猿意马。木婉清亦是一般的烦躁炽热,到后来忍无可忍,也除下外裳。


  段誉叫道:“你不可再脱,背脊靠着石壁,当可清凉些。” 两人都将背心靠住石壁,背心虽然凉了,但胸腹四肢、头脸项颈,却没处不是热得火滚。段誉见木婉清双颊如火,说不出的娇艳可爱,一双眼水汪汪地,显然只想扑到自己的怀中来,顿时心中也是涌起一阵阵的冲动。虽是背靠石壁,但不过一会,木婉清便已感到连背后大石都已热的厉害了,他实在是控制不住,随手又脱下了两件衣裤,身上只着了贴身的小衣小裤,便向段誉扑来。段誉见到木婉清海棠春睡般的脸庞、芙蓉初放般的身子,一颗心怦怦猛跳,几乎连自己心跳的声音也听见了,脑中一阵胡涂,脚下便已不自觉地向木婉清走了过去。片刻之后,两人便已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木婉清在迷迷糊糊中,懒洋洋的道:“段郎,你我二人日后结成夫妻,生儿育女,……”


  段誉听她言语滞涩娇媚,不由得怦然心动,却也猛然惊醒道:“你别胡思乱想,你我二人乃亲生兄妹,怎可如此?”说着狠下心来使劲一推,将木婉清从怀中推走。


  木婉清口中轻轻吟着:“你……你坐到我身边来,段郎段郎。” 一边又重新扑入段誉的怀抱。


  段誉心乱如麻,忙一把讲他再次推开,但这次木婉清抱的很紧,竟推她不出,双手乱摸,不觉间已触到木婉清的腰间。


  “嘻嘻,段郎,你”木婉清知觉腰间一痒,已经笑出声来。


  木婉清这一笑,却使得段誉脑中灵光一闪,顿时生出一计,他对准木婉清的腋下腰间,双手乱搔,这一来木婉清怎能忍受得了,嘻嘻一笑,便松开了手,口中轻轻呻吟;“段郎...别这样...嘻嘻...我怕痒....”


  段誉此举原本只为脱困,但见木婉清清笑得娇态,心中却莫名的勇气一股冲动,顿时直觉难以自控,猛地扑了上去,将木婉清按倒在地。


  木婉清受春药所毒,早已难以自制,见段誉一扑上来,便立刻双手将起紧抱,双唇忍不住向段誉吻去。


  谁知段誉竟然闪身避过这一吻,身子向下一滑,双手已经摸到了木婉清的双脚之上,段誉口中呼吸急促,心跳的利害至极,木婉清虽然此刻身上作着衣物已然不多,但鞋袜却尚未褪去,段誉左手一挥,便扯脱了木婉清左脚的绣鞋,当下心中更加难以自已,隔着白袜便以右手食指使劲在木婉清的左脚交心狠劲的搔了起来。


  “段..段郎...哈哈..别..别....这样啊....我怕痒的..的别..别这样啊.....哈哈哈哈.......”


  而此刻的段誉又怎能听得到木婉清的言语?他手又是一动,又将木婉清左脚上的白袜扯脱,双手使劲的在她那白嫩的脚心上搔了起来。


  木婉清着实怕痒怕的利害,刚才隔着一层白袜,她尚且还能在笑声之中说上只言片语,然而此刻,一只裸足以被段誉紧紧地抓在了手中,这种感觉更是难熬的很,她大汗淋漓,口中却只能狂笑,其他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段.......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了许久,木婉清只觉自己要笑死了一般,便在此时,那股奇痒却突然停了,然而,木婉清还不待喘上口气,便感到自己的右脚又是一凉,另一只鞋袜已经也被段誉扯掉,紧接着,那股刚刚才停下来的奇痒又从双脚足心同时涌起,木婉清再也无法自制,口中哈哈的狂笑着,内息却已无法调息,霎时间只觉出的气多进的气少,胸口已紧,便失去了知觉.......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