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k文章 > 挠脚心文章 > 特殊的生日礼物

特殊的生日礼物

作者:1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业可的男朋友生日到了,把她男朋友请到她家为他过生日。每当业可问她男朋友要什么礼物时,他总是不回答,只说到时就知道了。


  其实他什么礼物都不想要,只想挠业可的痒。有一次他在业可身体上不经意的碰触让业可有了很敏感的反应,于是便知道业可怕痒,也很想挠业可的痒,但是又碍于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他很想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让我挠你痒吧,这理由当然也不合适。于是他想:今天一定要找一个理由挠业可,可怜的业可却完全不知道他男朋友有如此不良居心。


  业可的男朋友到了她家,她问你究竟想要什么礼物啊!我家没有我可不给你买。他狡猾地笑了:“一定会有的!”并一边啄磨着怎样才能挠业可的痒。这时业可的手机响了。


  “肯定又是那个4开头的电话。” 业可说。


  “那像你那样下结论的啊,又没看,我就说是5开头的!”他反击。


  “肯定是4,如果是我就打你!”业可不屑一顾。


  “好啊,要不是的话我惩罚你哟。”她男朋友随口一说。


  结果过去一看,那分明是一个手机的号码。接完手机,业可尴尬地看着她的男朋友。


  “嘿嘿,不是吧,我可要惩罚你喽”。她男朋友狡猾地说。


  “你想干什么?”


  “挠你痒呗!”说着就把手向业可伸了过去。


  “啊!不行,我怕痒啊!”


  “你怕我才要挠你呀!那才叫惩罚哩”


  “这……那也不行,那也不是5开头的电话,你也没说对啊!你不能这样对我。”业可狡辩起来。


  他想:既然这样拒绝也不好去挠,大不了再等等机会。“好吧,你说的有理,就暂时不惩罚你吧,要是你再跟我打赌输了,我可饶不了你!”


  “哼,这次是我运气差,就你这猪腰子脸的人打赌怎么可能赢哩!”业可随口说到。


  “你怎么又这样讽刺我,你不是说过不这样说我了吗?哼,我就要挠你痒惩罚你!”业可的男朋友立即抓住了她的把柄。


  这一下说得业可百口莫辩,看来被挠是在劫难逃了,她男朋友对抓住了她的把柄而感到庆幸。可是业可又狡辩起来,推说身体不舒服,要等30分钟才让她男朋友挠她痒,他也同意了。他把自己的手机给他看,现在是1点,过半小时我就挠你痒。然而,业可却悄悄地把她男朋友的手机给藏了,她男朋友等不及了,他分明感觉早已过了半个小时,她却说一定要看到时间才算。他把自己的表拿起来一看时,居然已快一小时了。


  “你把我手机放哪了?时间已经过了,我可要挠你了,本来我打算重重地挠你,可是你还藏我手机,这回你可是死定了,嘻嘻~~”。业可的男朋友完全把她的把柄抓住了,这一回业可再如何找借口拒绝挠痒已经没用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走开啊……哈哈……痒啊……!!!”业可的男朋友趁她不注意,双手挠了挠她的腋窝。业可被她男朋友发现怕痒时就是被碰到了腋窝的。“不要……哈哈哈……你……你再挠我……哈哈……会……啊哈……会遭……哈哈哈哈……天打雷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怜的业可总算说完了一句话。


  “哼!你敢这样说我,我就要试试会不会遭天打雷劈!哈哈!”业可的男朋友又抓住了她说的话的把柄,开始不停地向业可发起攻击。


  “哈哈哈哈哈……不要啊……我痒啊……受……哈哈……受不了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业可拼命地躲闪,她男朋友的手却始终没离开过她那怕痒的腋窝。她越是怕痒,越是躲,手是夹得越紧,却使得她更逃不开男朋友的手,于是她感觉越来越痒。他的手在业可的腋窝下慢慢地游动,奇痒的感觉形成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让业可拼命乱躲,然而她哪逃得到他的男朋友。痒的感觉不停地往她的脑子里窜。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业可已经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你停……哈哈哈……停手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哈哈……真的受……啊哈……受不了啦……啊哈哈哈哈……别再……哈哈……再挠我……啊哈哈哈哈……我腋窝啦……哈哈哈哈哈哈”业可的男朋友见她笑得不行了,于是把手从她的腋窝下拿了出来,可是业可却没有停止笑,看来真是太痒了。


  “好了,别笑了,我没挠你了,你怎么还笑?”


  “哈哈……好痒了,从来……哈哈哈哈……没人像你这么认真挠过我?”


  “我没挠你了,不要笑了啊。”业可的男朋友说。


  “哈哈……现在忍不住还是要笑啊……哈哈……”


  “是吗?那就让你再笑一会儿吧!”这话一说完,业可的男朋友迅速地把手伸向了她那细细的纤腰。“啊……哈哈哈哈哈哈……”新一轮的笑声又爆发了。业可的腰可是比腋窝还怕痒啊!“你说了……哈哈……说了不挠我了……啊哈哈哈哈哈……”


  “你只说不让我挠你腋窝,可没说不挠你腰耶!”业可的男朋友也狡猾起来了。说是说,手却一刻也没停地在业可的腰上挠着。业可越是想躲越是被痒得厉害,终于被逼在了墙角边无处可逃了。业可的男朋友见她到如此地步,一脸坏笑,挠痒频率也是越来越快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停……哈哈哈……停手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你讨厌……啊哈哈哈哈……啊……啊……”业可的敏感部位就被她男朋友无情的刺激着。“啊哈哈哈哈……停……停……哈哈哈哈……停手……”业可确实是受不了了,她真的没地方躲了,脚也站不隐了,身体只好脆在地上,缩成一团,但敏感部位却仍摆脱不了她男朋友无情的攻击,她扭动的身驱也有些僵硬了。“哈哈哈哈……啊……哈哈……” 业可就这么神经质地抽搐着、无助地狂笑着。但她的男朋友似乎更觉有趣,越发无情地拨弄着她的敏感部位。只要他拨弄着业可痒的发条,业可就无法停止她的笑意,不论她是否愿意笑。


  过了许久,业可的男朋友看到她的眼泪已快笑出来了,知道她确实忍不住了,终于停止了对业可的挠痒。业可真的受了太大刺激了,笑了好一会儿才舒缓过来。


  “你讨厌!”业可对着她男朋友叫着,并用双手使劲地打她男朋友。他见她着实很不爽的样子,也没还手。过了一会儿突然抓住业可的手说:“我就是喜欢看你被挠痒耶,你越想躲,我就越想挠啊!”


  “你真坏!”


  他再也没说什么,只是把业可搂进了自己的怀抱,开始安慰起她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