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k文章 > 挠脚心文章 > 甜猫儿传

甜猫儿传

作者:1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初秋的傍晚,在一座小山上,一个17岁左右的小姑娘,被一群男人追逐着。这个小姑娘名字叫兰雪,虽身材娇小,面目清秀可爱,却从小学了一身武艺,性格又十分刚烈。面对一群追逐她的男人,仍无惧色。追她的人里,带头的是金家少爷,叫金十二,目的是为了她身上那张古墓的藏宝图。


  兰雪脚力虽好,可对山里地形不大熟悉,自己一个人乱撞,撞来撞去,居然被踩到了被布置好的机关上,一张大网从脚底将她兜起,武艺精通也无力回天了。十二满心欢喜,将兰雪带到自己府中开始逼问藏宝图下落。


  “小姑娘,看你这么年轻可爱,快些把藏宝图下落告诉我,就不对你用刑了。”


  “狗强盗,你当我怕你呀!”


  “呵呵,像你这样如花似玉的美女,还真舍不得打你。”说着用手托起兰雪的下巴。


  “呸!”一口口水吐在金十二脸上“流氓变态,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金怒,突然一巴掌打在兰雪脸上,骂到:“敢吐我?非让我打你你才舒服!来人,把她衣服脱了,给我打!”


  左右两边人过来,将兰雪推倒在地,脱下她衣服,用棍子劈里啪啦的一顿乱打。兰雪想要挣扎,无奈手脚都被牢牢捆住,动弹不得,只能挺着挨打。金十二在一边不停叫:“快说,再不说就打死你!”兰学闭着双眼,脸上全无惧色。这更让金十二生气。


  这时候,一个清脆娇柔的声音传来“呦,老爷~怎么了?发这么大火啊?”一个20多岁的女人从外面进来,穿着一身华丽的绸缎,一看就知道是有钱家妇人。她便是金十二的太太。因为她特别会卖弄风姿,又聪明过人,撒娇起来像小猫一样让人疼爱,所以人都叫她甜猫儿。她是金十二的三妻四妾里最得宠的一个。


  看到她来,金的火气好像消了很多,转头说:“哦,猫儿,没什么,这个女人死活不肯说藏宝图在哪。气死我了。”


  “哦,呵呵,是这样啊,这女孩子看起来还挺坚强的,老爷,要不让我来试试?”


  “你?你怎么问?”


  这时,突然外面有个家丁进来,说发现兰雪的师姐下落了。金十二一听,精神一振,道:“那个女人一定也知道藏宝图在哪。”我们赶快去抓她。又叫上了家里全部家丁出去抓人。临走对甜猫儿说:“猫儿,看住了这个女的,别让她跑掉,我一会回来。”说完便带着人跑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兰雪,猫儿,和猫儿的两个贴身丫鬟。


  甜猫儿笑嘻嘻的看着兰雪说:“看这么漂亮的小屁股被打成这样,多可怜啊,你们快把她扶起来,放到桌子上。”兰雪听她这么说,心存感激,可还是一言不发。


  猫儿慢慢的走到桌子边上,俯下身子,对兰雪说:“小妹妹,那个什么藏宝图在哪,能告诉姐姐我吗?”


  兰雪听了突然生气道:“你们硬的不行来软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呵呵,小妹妹,真的不说,那我可不客气了哦~”


  “呵!”兰雪一声冷笑道:“我死都不怕,还怕你吗?”


  “是吗?真的什么都不怕吗?那你,怕……这个吗?”说着,伸出一个手指,点在兰雪的小腰上。


  兰雪突然一惊,这个她真的没想到,突然觉得腰间痒得十分难受,有些不知所措。猫儿也到兰雪反映这么大,开始得意起来“要是不说的话,我可又要……”伸手又再她腰上点了一下。兰雪又颤抖了一下,十分害怕,但是她知道那藏宝图的重要性,觉得无论如何也不告诉藏宝图下落。虽然痒,可她还是要尽量忍耐住。


  猫儿看她紧闭双眼,完全没有要说的意思,便站起身来,让两个丫鬟把兰雪的手放在头上,固定在桌子上,这样她的腋窝和腰就完全暴露出来了。再让把她两只脚分别都固定在桌子上。


  兰雪这时候开始害怕起来,可眼睛还是愤愤的看着猫儿。


  猫儿笑眯眯的看着她说:“既然妹妹你不愿意说,那我今天就胳肢你到说为止,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呵呵。”猫儿先把手放在她腋下。然后用食指轻轻的搔着。兰雪上身只穿着一件贴身的淡红色布衣。痒痒的感觉很容易传到她皮肤上。她身体不住的颤抖,紧紧的咬着牙,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


  猫儿的芊芊细手从兰雪腋下,走到她肋下,在肋下搔了一会,有爬上了她的小肚子,,兰雪在她的折磨下已经开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但就是咬着牙没笑出来。


  猫儿有些失望了:“看不出,你这小姑娘还真坚强,这么痒都挺得住,那我们再换一个地吧,你的脚怕痒吗?”说着走到兰雪脚边,脱去她红色的小布鞋。露出穿着白袜子的小脚来。兰雪开始更害怕了。挠别的地方她还可能勉强忍得住,挠脚心可是她一直以来最怕的。猫儿的手刚触到她的脚心,她就想笑出来,可是还是忍下来了.猫儿就在她脚心上挠了起来。


  好多次兰雪想笑出来,可是想到,如果笑出来刚才的冷傲气势就全部扫地了。她坚定着一定不能在别人面前失态,一定要挺住。


  猫儿挠了大约10分钟,终于停手了。拍拍兰雪脚背说:“你这小姑娘,挠你脚心你居然不笑,好,我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她开始吩咐两个小丫鬟:“翠玉,翠竹,你们去给我打一盆水来,再拿一个小木刷。”


  一会两丫鬟把东西准备好了。此时,兰雪已经无暇去想什么东西了,只想着咬紧牙关,不管怎样都不能失态。当自己的布袜被猫儿脱去时候,才突然惊觉到不妙。


  猫儿诡异的笑了一下,看着惊慌失措的兰雪说:“小妹妹,看你跑了那么久,姐姐我帮你洗洗脚,让你舒服舒服。”说完便拿起木刷,沾了水向她软软的脚底刷去。兰雪只得叫苦,用刷子刷脚底,这怎么可能忍得住啊。猫儿提起她的脚趾,用刷子在她脚趾下脚掌上的嫩肉刷了起来。兰雪像触电一样全身绷直,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猫儿看她有如此大反应,更加快了速度来刷。从脚掌慢慢往下刷,终于刷到了女孩子全身最薄弱的地方,脚心了。刷子刚在脚心上刷了两下,兰雪就受不了,全身剧烈的抖动,双目紧闭,头左右乱摆,那只小脚也试图向后跑。


  猫儿紧紧抓住她脚趾,刷子一下一下的刷在兰雪可怜的脚心上,并同时给两边的丫鬟一个眼色。两个丫鬟跑到兰雪两侧,两只小手开始抓向她的纤腰。兰雪对两边突然传来的奇痒根本毫无准备。刷她脚心已经让她无法承受,两边丫鬟有跑来胳肢她腰。她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哈哈哈哈……”的大笑出来。


  这一笑,便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刚才的架子一下子全没了。


  猫儿开始得以起来,“怎么样啊?受不了了吧?~现在快告诉我,藏宝图在哪?”


  “哈哈 ~~~哈哈 哈 ~不 ! 啊 哈哈 ,不说!”


  “还不说?我看你到底能忍多久,翠玉翠竹,给我使劲胳肢她。”两个丫鬟四只小手也在她的腰上飞快的抓着挠着。


  兰雪更加放声大笑着,但并不对她们屈服“哈哈`~~~啊~哈哈哈哈~~你 ,你这个坏女人啊 哈哈 ~~你等着,我,哈哈 哈哈我不会放过你的,啊~哈哈~~”


  “哦?是吗?那好啊,小妹妹,我等着你呦~呵呵,姐姐让你再快活些~”猫儿用刷子沾了一下水,又继续加快频率的刷在兰雪的脚心上。


  兰雪身体左右乱摆,已不再受自己控制,在大笑声中,突然失声喊道:“啊~你们,你们快停下!~”


  猫儿知道她不行了,当然不会停,继续刷着她脚心。这时兰雪浑身颤抖得异常剧烈。猫儿抬头一看,兰雪裤下,两腿之间居然湿了一大片。猫儿也吃惊不小,她放下了手中的刷子,两边的丫鬟也停了手。


  猫儿走到兰雪头边“呵呵,居然痒得都失禁了。”


  兰雪羞得满脸通红,居然一下子哭了出来:“呜~呜~你们,你们不要再挠我了。呜~~~”毕竟是个17、8岁的孩子,怎么能受得了这总折磨。


  “那你告诉我藏宝图在哪了。”


  听了这句话,兰雪又不说话了。猫儿看出来,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没给他喘息的机会便又在兰雪的腋窝里搔了起来。兰雪又是仰头大笑,笑得泪水乱飞。


  这次猫儿用两手十个手指在兰雪腰间腋下又揉又捏。这完全不同于开始的轻轻搔痒,而是十个手指在她纤腰上胳肢。


  猫儿从小就爱胳肢别人,她能找到别人什么地方最怕痒。这次兰雪成为了她的猎物,她两只手毫不留情的在兰雪腰上走来走去,十个手指按向她身上的每一处痒穴。这感觉比刚才两个丫头在腰上抓来抓去痒得多了。她现在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只有放声大笑。


  看着兰雪笑着不停,两边的丫鬟也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被猫儿看到,“你们两个别站在这看热闹,去给我挠她脚心去。”


  两个丫鬟马上收起笑容道:“是夫人。”便走到兰雪脚边,脱去了她另一只鞋子和袜子,一只手扳起脚趾,另一只手四个手指横着挠她脚心。


  加上这挠脚心的感觉,更让她忍受不住。她已经痒到了极点的感觉。猫儿那魔鬼般的手指每碰她一下,似乎就可以让她死一次。这种搔痒的感觉让她再也忍受不住了,一刻都不能忍耐了。她笑着,用最后的力气喊出:“别挠了,我说我说!”


  猫儿马上让两个丫鬟停止,自己的手又改成轻轻的搔着。兰雪脱离了刚才的巨痒,终于能得到喘息的机会。“呼~~呵呵,,呵呵,别再挠了啊,,呵呵呵`~”


  猫儿两只手又突然加大些力度,点在她痒穴上“快说!”


  “啊~~~不要,,我说我说,……”兰雪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把藏宝图的地方告诉了猫儿,在××山的一个树上的鸟窝里。


  猫儿马上让丫鬟翠竹去拿,找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了交给了猫儿。猫儿得到了这个藏宝图欢欢喜喜的等着金十二回来。


  猫儿在家,一直等到深夜,金十二才带着一群家丁垂头丧气的回来。这时,猫儿已经换好了睡衣,在她闺房里了。一见了金十二回来,马上笑嘻嘻的迎上去“老爷,累了吧?来让我服侍你休息吧。”金十二叹了一声道:“唉~那个女娃子果然厉害,我们人这么多,居然让她给跑了。”


  “呀,别叹气了,现在抓不抓到她都无所谓了。”


  “啊?什么意思?”


  “呵呵,来,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从怀里取出了藏宝图。金十二顿时惊喜万分“猫儿~!哈哈。。你是怎么弄到的?”


  “就是你抓来那个小女孩啊,我当然有办法让她说出来咯。”


  “哦?你怎么让她说的?说来听听。”金十二很好奇。


  “嘻嘻~~我嘛,对她用刑咯。用了她最怕的。”


  “怕什么?”


  “我告诉你哦,年轻的女孩子,没有不怕痒的,嘻嘻嘻~~我就搔她痒痒。我今天搔了她两个时辰,搔得她又哭又笑的。最后,呵呵,居然那小姑娘痒得都失禁了。当然得告诉我了。”


  金十二听得津津有味,看着旁边这个娇柔的美女,便忍不住在她腰间呵了一下痒。“哈哈,还是猫儿聪明能干,那我该奖励你一下了?”猫儿没有防备,呵呵一笑,一下子痒得瘫倒在床上。金十二的两手就继续呵在她的小嫩腰上“那你这么年轻漂亮的美女,是不是更怕痒了?”


  隔着薄薄软软的睡衣,当然把猫儿痒得受不了。她两个胳膊紧紧夹着身子,两只腿还在不住的乱踢。“哈哈,~哈哈~不行了,老爷,不要啊~哈哈~~~哈哈~~~”


  金十二两只手还在不住的往她胳膊里钻,弄得她又笑又叫。猫儿手有手使劲推着金十二的手,厥着嘴撒娇道:“好讨厌啊,人家帮你弄到这么有用的东西,你还这么弄人家,以后我不帮你了,哼!”金十二看到猫儿有些发脾气了,也不敢再动了“呵呵,猫儿,我是想逗逗你开心啊。别生气了。”


  “恩,好了好了,我都叫丫头给你打好水了,你先去洗个澡,早点休息了吧。”


  “哦,好的,那我去了。”金十二跑了一天,也想早好好沐浴一下了。他出了门,环顾左右没人,便把藏宝图藏在屋外事先打造好的一个小密室里……


  猫儿在屋子里等他,等了半个时辰,也没见他回来。便想去看看。她刚跨出门槛,突然后面一人将她拦腰抱住,一只胳膊勒在她脖子上。甜猫儿惊慌失措,大叫:“老爷,老爷救救我!”


  “别叫!你家老爷已经被我杀了,你再叫我连你也杀了。”她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那女子将甜猫儿带回到屋子里,用绳子将猫儿双手捆在一起。猫儿看了眼前这个女子:年龄似乎和兰雪相仿,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更衬托出粉白色的脸细嫩白皙。从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比兰雪更加冷傲的气质。她就是兰雪的师姐,怜霜。怜霜问到:“你是金十儿的夫人?”


  “恩,,,是,,”猫儿以被吓得说话吞吞吐吐。


  “你说,我师妹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在东院的书房里。”


  “带我去!”说着,押了猫儿去了东院书房,见兰雪被捆在椅子上。两姊妹相见,欢喜异常。怜霜马上替师妹解开绳子:“雪儿,你还好吧?”


  “恩,我没事,可是,,可是藏宝图被他们弄去了。”兰雪说着低下了头。


  “啊?什么?!你怎么可以告诉他们藏宝图在哪?!”怜霜顿时生起气来。


  “是,,是,,就是这个坏女人!她,她搔我痒痒,搔得我,,,搔到最后,我实在是,就,就告诉给她了,,”兰雪涨红了脸,说的声音越来越小。


  “唉~算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这里太危险。”怜霜也想到师妹受的屈辱和折磨,便不再责怪她了。


  两姊妹带着甜猫儿,来到一座山上。两姊妹脚力甚好,但猫儿如何能跟得上,跑到这里,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两位女侠,我家老爷都给你杀了,你们行行好,放我回去吧。”


  兰雪听了突然跑过来抓着猫儿的衣领“放你回去?白天你,你那样欺侮于我,还敢说让我放你回去?!”


  “啊?~那,那你要怎样啊?”猫儿越来越害怕了。


  “怎样?血债血偿!”说着,十只手指弯曲,向猫儿的腰移动过去。


  “不,不可以啊,千万不要搔我痒痒啊,不要啊!”猫儿吓得花容失色,极力讨饶。


  “说,你们把藏宝图放到哪了?!”兰血的十只手指,就停在猫儿的腰前,开始逼问。


  “啊?我,我也不知道啊,我给我们家老爷拉。”猫儿听傻了,她根本不知道金十儿把藏宝图放到哪去。


  “哦,好啊,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忍着点吧!”说着,两只手已经在她腰上抓了起来。猫儿顿时如遭雷霆,身体狂颤,一面放声大笑,一面大声求饶“阿~~~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真的不知道阿~哈哈,哎哟~!”突然猫儿被痒得跌倒在地。


  兰雪哪里理会,两只手追着不放,飞快的在猫儿两边的痒肉上捏来捏去。兰雪从小性格就十分高傲,几乎从来没求过别人什么,她被猫儿搔得死去活来,又哭又笑,对她来说是从未忍受过的奇耻大辱。此时她越觉得越是委屈,将一肚子的屈辱全发泄在猫儿可怜的小腰上。


  猫儿是个娇滴滴的女人,这般奇痒如何能忍,娇小的身体摆来摆去,两只被捆着的胳膊极力挡着兰雪的双手。兰雪把猫儿弄成这样,还觉得不过瘾,又让怜霜过来擒住她的两只胳膊。


  怜霜虽然有些不大愿意,但是这样也确实是个得到藏宝图的办法,也就无奈的把猫儿两只胳膊抬起“唉~雪儿,你真瞎闹”


  猫儿胳膊被捉住,两边的痒肉更失去了防护,被兰雪两只手挠得一点办法也没有。笑着大喊:


  “阿~~阿哈哈~别挠了,我说阿!”兰雪果然停住了,看着甜猫儿。


  猫儿红着脸,看着兰雪的眼睛,带着哭腔说:“我,我真的不知道阿~”


  “哼,坏女人,还敢戏弄我,看我怎么弄你!”说着又在她身上搔了起来。


  猫儿刚喘了口气,这么快又来了,感觉是比刚才更痒了,马上又大笑不止。


  兰雪搔着搔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了个身,对着猫儿的脚。猫儿被这突然的停顿弄得更加惊恐,不知道兰雪又要对她做什么。


  兰雪提起猫儿的一只脚,发现鞋子已经在刚才跑没了,便开始脱去她两只白色的小袜。


  猫儿吃了一惊,两只脚开始拼命的乱踢,嘴里也开始大叫:“不要阿,不要碰我的脚阿,求求你了,真的不要碰阿。”兰雪毕竟是从小练过武功的,猫儿可从来没做过什么卖力气的活。脚腕被抓住便一点也动不了了。兰雪脱去了她白色的小袜,一只洁白的小脚就完全暴露出来了。猫儿平时很少出门走动,一双脚自然生得楚楚可怜。此时的黑夜,猫儿的脚在月光下透着嫩嫩的白皙,自然美到极处。


  兰雪看着这只美脚却生了嫉意。但也想到了昨天自己被她挠脚心,自己的丑态都暴露出来,弄的颜面全无。便开始报仇心切,一只手抓住她脚腕,另一只手伸出食指,一下一下的挠在她脚心上。这样的挠脚心当然让猫儿痒的哈哈大笑,她已经一点都忍受不了了,可兰雪还是毫不留情的在她粉嫩的脚心上挠着。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


  猫儿的双手双脚都被这对姐妹牢牢的固定着,半点也动弹不得,最怕痒的脚心还暴露给人家无情的挠着,忍受着无法忍受的奇痒折磨。可是她能怎样呢?藏宝图的下落似乎就这样消失了。美女甜猫儿似乎也就这样被这对姐妹无止尽的挠着脚心。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