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k文章 > 挠脚心文章 > KOF人物tk记

KOF人物tk记

作者:1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班里流行玩KOF,被虐之余想到了写这个同人,同时邀请KOF高手做我师傅!!哈哈


  kof结束已有一段时间了,不论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或修行,或挑战,或愉快地生活,就像andy和火舞一样。


  “呵呵,讨厌啊,轻点啊,呵呵,好痒啊,坏andy,就会欺负人家,啊,哈哈……”火舞躺在房间的地上,不停地翻动身子,娇笑着。而另一边,拳曲的双腿的尽头则是握着火舞的双脚的andy,看得出来,此时他们都很幸福。看着面前这双不停地动来动去的可爱的小脚,andy每次只要轻轻地在脚掌、脚心上一划,都会惹来火舞阵笑和求饶,撒娇。由于修行不知火流忍术的缘故,本来就敏感的身体却变得更加敏感,由于忍术的特点使忍者需要对外界有敏于常人的感知,所以身体的敏感性自然也要高于常人,就更不用说是火舞这种修炼忍术到极限的人了。而同样修行这个的andy自然也知道这点,所以在修炼之余便有了这情侣间的小游戏。


  “呵呵,舞,很舒服吧。”andy边轻抚着火舞娇嫩的脚底,边说。


  这时感到痒感减轻了的火舞马上弹起了身体,搂着andy的脖子:“坏andy,痒痒死人家了,坏蛋!”说着更加抱紧了andy。


  感受胸前传来的柔软与压迫,andy手指在火舞的腋下和肋骨上一点,“呵呵呵”突然受偷袭的火舞又恢复了搂的姿势,俏脸绯红,嘟囔着“坏andy,讨厌讨厌!”说完小嘴一撅,一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可爱样子。


  “怎么了?舞?”ANDY笑嘻嘻的问,双手轻轻地换在了舞的腰上。


  “明知道人家怕痒还那么弄。你怎么那么讨厌呢?”说着还挺了挺胸,”


  是么??那又是谁主动让我挠脚的啊??”


  “哼!”被ANDY说中了坏处,舞脸红的不再说话。


  “啊!哈哈。。。好痒,,你 你轻点啊,,哈哈哈........呵呵......痒痒啊...........别...别弄...哈哈..讨厌啊...坏死了你.......臭ANDY,,哈哈.......啊...哈哈.................."手中拿捏着舞怕痒的腰,同时手指不断变换着力度,享受着胸前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压迫"感,ANDY幸福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


  "哎..哈哈,,臭ANDY,你怎么哈哈.......快.快停..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不..不行了..真的受不了了............哈哈........求求..了....哈哈...哈哈哈.......好ANDY 好老公哈哈,.........哈哈........真...真的不行了..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停...停下吧..哈哈.....休..休息一会啊.哈哈哈.....就一会..然后我们玩那个....哈哈..好不好啊..哈哈哈......."


  听到舞的话说,ANDY停下了手,笑眯眯地看着舞"怎么??想那个了啊??这回不说我讨厌了??"说着又捏了一下舞的腰。


  “啊,呵呵,不,ANDY最好了,,不讨厌不讨厌了”看着搂着自己撒娇的不知火舞,ANDY深深地吻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两人气喘吁吁脸色绯红地看着对方,ANDY脸上挂着浅浅的坏笑,而舞则一脸的害羞,感觉搂着自己腰的手松开了,舞慢慢地蠕动到地上,同时害羞地低下头把脚伸到了ANDY的面前,这时ANDY从房顶上落下两条貌似皮带的东西分别绑住了舞的双脚.这样舞的双脚就被掉在了空中,一切准备好后ANDY温柔地问了一句“舞,可以开始了么?”


  “嗯,轻点,人家怕的”舞害羞的小声答到,话音刚落房间中就响起了不知火舞娇羞的笑声与求饶声“呵呵。。嘻嘻。。。痒痒的。。呵呵。。嘻嘻。。哈哈。。。。。。。嘻嘻。。。。。。”


  ANDY的手指在舞的脚心上一下一下的点来点去,粉嫩的脚心上分布着淡淡的纹路,散发着幽香的脚掌正皱皱的蜷缩着,脚趾随着ANDY的触碰而不停的动来动去。另一只穿着洁白棉袜的小脚则在另一个皮带上不停的晃动,好像在招呼ANDY一样。手指轻轻的点在舞的脚掌之上,感受着上面的软软的褶皱以及温热之感,不由自主地便向下一划,这一下却使得舞的小脚如受惊般躲闪开去,但吊带的位置使得舞的双脚只有极小的可动范围,于是,刚刚躲开的脚又自动的“放了回去”同时脚心又自动的碰上了那根作怪的手指,而也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每次与脚心接触上时手指微微抖动,使得那只绵绵的小脚再次躲开,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ANDY虽然很享受这些,可是却苦了不知火舞,感受着脚上若有若无的因点在脚底而传来的痒感,想躲避却苦于双脚被掉在空中,根本没有太多的范围可以移动,无奈之下只能发出阵阵的轻笑"呵呵....嘻嘻...哎呀...讨厌死了你....呵呵.....嘻........哎.痒...呵呵...嘻嘻...."


  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吧,ANDY觉得热身运动可以结束了,于是便同时用两个手指在舞的双脚上从脚掌划到脚跟,一下一下的,也不太用力,但仅仅是这样也已经打破了舞的"防御""呵呵…………哈哈哈…………坏死了你…………嘻嘻嘻……哈哈……痒 ,脚心痒……痒死了…………哈哈!呵哈!呜……我服了……呜……快停下啊……哈……啊……不要……不……哈哈……我……我受不……哈哈……痒死我……啊哈求……哈哈…别挠了啊,哈哈,痒啊……不要……不要再……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别……别……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你……放了我的脚……呵……啊……哈哈……你放开啊停吧……停……求你…哈哈…….饶……饶命……我不行了阿哈哈哈…….你别….哈哈哈….脚心….痒阿…呵呵呵呵…..你….哈哈哈…讨厌!….哦啊哈哈….快给我…..停手…..我…..哈哈哈哈….不行了…..我不行了……快呵呵呵哈哈哈哈……停下来阿!…..哈哈哈哈……停下来阿!…….哈哈哈…..不要再挠…..哈哈哈哈不要再挠脚心……哈哈哈……”聆听着舞的笑声,ANDY也渐渐进入了状态,认真的一下一下地划了起来.


  只见舞穿着白袜的右脚拼命翘起(其实想缩起来的,但因为脚被吊着,向移动就得向上用力,所以就翘起来了)想要移动,但被ANDY一划马上又缩了一起,之后又张开,ANDY看着舞不断蠕动的白袜小脚,每次在上面划动时都会留下一条浅浅的痕迹,然后随着脚的蠕动而消失然后再出现再消失,每次出现都会引来舞的阵阵娇笑,而左脚不停的左右闪躲,五个脚趾分开又蜷缩在一起,使得脚掌皱皱的,而ANDY似乎很喜欢这些小皱皱,用手慢慢地在上面划着,只见脚掌由皱变得平滑又变得皱皱的。如此反复,有时ANDY会在舞的脚心上不停地用手指勾动,然后舞的脚便会一跳一跳的,同时发出阵阵的轻呼与求饶"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痒啊哈哈…哈哈哈……ANDY……你这坏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呀………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啊哈先休息会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舞的求饶ANDY便渐渐地停了下来,但仍然用手抚摸着舞的白袜小脚,这种因接触脚心皮肤传来的肉感与温度带给ANDY无尽的舒服感,仿佛嘴中有一种淡淡的香甜.而感受着这股熟悉的又痒又舒服还有些使人冲动的感觉,舞又开始了娇笑但没有求饶。反而还不停地配合着ANDY的手的抚摸而翘起蠕动自己的右脚,"嘻嘻......恩恩....哈哈...上.....上面.........啊哈哈哈哈哈啊....上面点..........呵呵呵..............恩恩..........这里........好...........好.........再重点....呵呵....哈哈......啊...啊...恩...呵呵..."而ANDY似乎也很喜欢舞的配合。就在这对情侣忘我的游戏着的同时,被注射了强效安定剂的软绵绵的躺在一张大床的玛丽正有些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山崎和比利,以及挂在床边的羽毛,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的玛丽已经放弃了反抗,只是略带惊恐略带愤怒地看着面前的二人......


  站在柜台上的京正小心地招呼着客人,如果不是因为酒吧昏暗的灯花,你一定会发现她绯红的脸色,以及嘴角不易察觉的强忍的微笑,而她身边的良则是笑眯眯边喝酒边和京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往下看你会发现,在柜台的下方,因为被挡上的缘故,良的双腿正仅仅夹着京的一条腿,而他正用手指在京的脚心上不停地勾动京的脚趾紧紧的抓在一起,但仍然减轻不了脚心传来的阵阵痒感,娇嗔地瞪了良几眼后,发现那个家伙竟然在装糊涂。而柜台的另一侧又有许多被罗伯特拉来一起喝酒的人,被迫的京只能边忍耐边服务,每当陪酒时.良边用力在脚心勾动,而闲暇时则是慢慢地勾动。


  一段时间下来,京已经浑身是汗,坐在了椅子上,同时趁人不注意时,转过身露出美丽的笑容,同时轻声地笑几下"呵呵,良,快松开,恩,,呵呵,,晚上关门后再玩……呵呵..嘻嘻..."


  而良则坏坏地笑着说“可我现在就想啊,是不是很好玩啊..呵呵,不过,你和尤利到底谁能忍得更久些呢?”


  “恩?呵呵。。。嘻嘻。。你们。。呵呵。你们这两个混蛋。、嘻嘻。。”


  “老板来杯威士忌”听到客人的声音手,京只能强忍住微笑转身为人拿酒,但却看到了趴在柜台上,身子一耸一耸的阪奇尤利,“呵呵……讨厌啊……罗伯特……我们回去玩好不好……呵呵……这里……这里人好多的……呵呵……哈哈……嘻嘻……轻点……我要忍不住了……笑出来会让人家笑话的,呵呵……嘻嘻……”


  罗伯特环着尤利的腰不停的捏着,同时另一只手则是握着尤利的小脚,不停抚摸这只白袜小脚的脚底。在脚心上在用指肚加力的掠过,看着尤利忍痒不禁的样子,罗伯特坏坏的说“尤利,舒服么?想不想更舒服点??”说着两只手都同时加力。


  “啊!不要……呵呵……哈哈……会被别人听到的,我们回家玩好不好?”


  “回家玩啊,那没什么意思,这样不是很有趣么?这样吧。我们玩个游戏吧,你看到京了么,其实她现在和你一样在忍着,我和良打赌看你们俩谁先忍不住,就偷偷地锁住她的脚,然后挠她的脚心,只要我们赢,那我们就回家,好不好?亲爱的?”


  听了罗伯特的话后那因为忍痒而发红的脸彻底的因含羞而红了“你们。。。你们。。两个混蛋,呵呵,。哈哈哈。。哎呀。。。痒痒死了。。你你。。你听啊。。哈哈。呵呵。。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呵呵。。嘻嘻。。。不行。。。嘻嘻。。。那样的话,京会出丑的。。呵呵。。嘻嘻。你轻点啊。。啊。。别挠脚心啊。。哈哈。。别挠。忍不住要笑出来了。。呵呵。。嘻嘻。。。”


  “你忍得很开心啊,既然怕京出丑的话,那么亲爱的,我们只能公平的比试了!呵呵,”说着手中便加快了速度与力度。


  “啊。哈呵。嘻嘻。。。我我。。哈哈。。。太痒痒了。。。。哈哈。。。。。别。。别。。。哈哈。罗伯特你个大坏蛋。。哈哈。呵呵呵。。。我我。。真的不行了。呵呵。。求求。。绕了我吧。。呵哈。。呵呵呵。。。太太痒了。。呵呵。。。。”


  罗伯特装作听不见的样子,手下却认真的工作着。终于在一分钟后,尤利忍不住脚底已经两肋传来的阵阵痒感,颤抖着偷偷的突袭了京的脚,并用空手道锁住了她抽回的动作,当京反应过来并且挣扎无效时,她的心便凉了下来,隐约猜到接下来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后,京惊恐的向尤利轻呼“尤利,你,你干吗?”话音未落,却被两只脚上同时传来的剧烈的痒感击倒,瘫坐在椅子上,并用尽最后的力气强忍住笑,说了声“今天暂停营业,明天在场的各位将可以免费消费以弥补今晚的过失。”


  说完便趴在柜台上,轻轻地笑着,等待客人完全离去后,这里将会发生更有趣的事,同时京和尤利也知道客人离开后才是真正的开始,这两个让自己心爱的”混蛋”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只不过不知道今天晚上他们又会搞出什么新的花样。。。。。


  等到最后一名客人走后,本来空旷的酒吧里顿时充斥着娇笑声与求饶声。只见本来在酒吧柜台边的两对却已经闹到了酒吧的舞台上!只见尤利和京两个人趴在舞台上,不停地喘息娇笑,同时来回扭动着身体,可却怎么也抵挡不了来自脚底的阵阵剧痒,“哈哈哈……臭良,你赶紧,呵呵呵,赶紧放开我,停…停一下啊!呵呵………哈哈哈……啊……哈哈……痒死我了…”


  “是不是很舒服啊?”良减缓了手指的速度,笑嘻嘻的问。


  “呵呵……嘻嘻……舒服你个头啊……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别,别…舒服!哈哈……呵呵……舒服还不行么??”在良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对脚心的挑逗下,京已经被迫投降了。


  “呵呵……我就说嘛,怎么会不舒服呢?对不对京?”在良的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脚心挑逗下,京已经彻底屈服了“呵呵...嘻嘻..是是....呵.....好....舒服...呵呵。。。。嘻嘻。。。呵呵”


  “这就对了,不过呢,我呢在和罗伯特比赛,如果你要是能帮帮罗伯特的话呢,我想很快我就会停止了”说着便加快了手指滑动的速度与力度


  “哈哈..别别..哈哈..我不.....哈哈.啊....哈哈..呵呵...痒...痒死我了..不行了....脚心痒痒啊....哈哈...良..求求你...停下吧...啊哈哈哈......我...我真的不行了. .....脚心..痒..痒哈哈....痒死了..哈哈.....别啊......哈哈..我...我答应你..还不行么??哈哈.....”说着便颤颤巍巍地向着尤利的另一只脚伸去,轻轻的捉住后,便在脚心上划了一下。


  良看出了京的不忍,于是便腾出一只手在京的腰上拿捏起来,受痒不住的京没办法,在痒痒之下,她已经想不出别的方法。于是便一下一下地挠着尤利的脚心,感受着从自己脚心传来的阵阵痒感,以及尤利软绵绵的白袜小脚,京不知不觉中便挠的越发的认真,好像这样就能减轻自己的痒感似的!而另一侧的尤利则因为两只脚同时传来的痒感,而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不停的扭动身体,但全身早已无力的她,却怎么也逃不出两人的抓挠,只能还以阵阵的大笑和求饶"哈哈...京...你..哈哈..嘻嘻..呵呵呵....啊...哈哈..痒痒死了....京..你干嘛啊...哈哈...啊..哈哈."勉强地问出这句话后,尤利便开始了不能自己的大笑.....


  另一边,在山崎龙二的别墅里,躺在床上的玛丽已经被脱下了两只鞋子,比利和山崎两人眼睛冒火似的地看着玛丽两只穿着白袜的小脚,两人同时伸出一只手指在玛丽的脚心上轻轻地点来点去,拂来拂去,传来的阵阵轻微的痒感,使得玛丽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同时两只脚不停的躲避两人的手指,但被下了药的她现在全身无力,加上床单的顺滑,使得自己的两只脚在稍稍躲开后,竟然又滑回了原地,本来难忍的她便更加的绝望了,只能期望特瑞能来救自己,然而似乎这是不可能的。


  而山崎和比利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们也并未着急,只是在这轻轻的慢慢的挑逗着玛丽一双怕痒的小脚,他们不绑住她,然后让她的两只小脚四处的躲,而他们二人则像捉小老鼠一样,去点,去挠玛丽的脚心,玛丽忍受了大概5分钟后,终于忍受不住了,因为她似乎发现自己的身体,应该说是怕痒的部位在药性的作用下竟然变得不堪一击,先前看似简单的挠却已让她达到了忍耐的极限,要知道,特瑞也很喜欢自己的脚,也经常挠自己的脚心,但每次特瑞在轻轻抚摸时却绝没有带来如此强烈的痒感,慢慢明白过来时药的作用后,玛丽却已轻声笑了出来"嘻嘻..你们...呵呵...你们干嘛...快给我解药..嘻嘻..拿开你们的脏手...嘻嘻...别碰我的脚...呵呵...嘻嘻....山崎...比利...你们两个混蛋,呵呵....嘻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等我好了我会折断你们全身的骨头...呵呵...嘻嘻......特瑞回来救我的...呵呵...嘻嘻....."


  山崎和比利听了玛丽的话后略微的停顿了一下,玛丽以为她的话管用了,可谁知山崎却说“一个特瑞又能怎么样,放心,在他来之前我为他准备了很多惊喜,慢慢来吧,哈哈..我知道特瑞也应该经常这样玩你吧,,那你觉得,他能抵挡住同样一双小脚的诱惑么??在此之前,我们可是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哦!哈哈”说罢,两人同时伸出两只手,不停攻击玛丽左右躲闪的脚。


  玛丽这时虽然能够躲闪,但却始终不能摆脱脚上传来的轻微的痒感,在娇笑着的同时只能期盼特瑞的到来,可是她却不知道,特瑞已经被山崎约到一个屋子里,而屋子里,则是全身被固定在床上的夏尔米,今天的夏尔米有些特别,因为她的靴子有些残破,露出了她的两只穿着白丝袜的脚,虽然只是露出了一部分,但对于特瑞来说,已经成为了致命的诱惑,不知怎么的,特瑞竟然鬼使神差的忘记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而是向着已经醒来的夏尔米走去,夏尔米只是冷冷地看着特瑞,因为她知道反抗也是没有用的,倒不如看看特瑞会对自己做些什么,同时冷冷的说了句“放开我,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特瑞露出了难得的诡异的微笑,脱下了夏尔米的长靴,然后手指轻轻的在她的脚心上挠了起来,轻时好像拂来拂去,重时却又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浅浅的划痕,可怜的夏尔米怎么也没有想到特瑞会这样对她,但是从脚上传来的令自己崩溃的痒感和特瑞的表情,使得夏尔米的心如陷冰窟......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