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k文章 > 挠脚心文章 > 用爱去还欠下的债

用爱去还欠下的债

作者:1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今天是20xx年3月29日,春天的东北地区天气早晚冷,中午热,习惯了。


  紧张焦虑的工作,让我变的目光呆滞,早晨梳好的头型,已经变成爱因斯坦一样的爆炸式。终于,在领导不在的时候,把自己埋在了乱糟糟的办公桌上,睡着了!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手指不情愿从文件堆里爬了出来,带动上肢摸到听筒,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对方传过来一个比较低沉的女人声音:“喂,你好,请帮我转一下贵公司外贸部的多多经理!”


  我立刻以十二分的精神坐了起来,上午因为公司网页的侵权问题被美国一家公司投诉,不会又出事了吧。这么年轻,我可不希望下半辈子在监狱中度过。


  “我就是,请问您是……?”我也认真地问道。


  “您就是啊?我叫Kerry,是英国本草公司沈阳办事处的。我想向您了解一下贵公司的中药产品。”早说啊,吓死我了。


  “哦,是这样的,我公司的药材除部分为纯野生品种外,都是来自全国规范化种植的GAP基地,在农药残留和有害金属含量上已经完全符合欧盟PIC认证的organic的标准……”正在我滔滔不绝的时候,突然电话中传过来咯咯的笑声。


  “……”我立刻紧张起来,是不是哪句话又说错了???


  “老公,是我,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是不是在想别的女孩子!!”


  “好啊,忽悠,接着忽悠。连我都敢骗,只要全国人民对你们这些人提高警惕,你就没有机会得手。”


  “老公啊,我给你买了双鞋,下班过来接我。”


  “算了,原谅你了,下班去接你。”


  打电话的是我的女友饽饽,长得虽不是性感美女,却是可爱的那种女孩。还没结婚却总爱叫我老公,更爱有事没事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


  下班后一路小跑,可到了女友的单位还是远远的看到她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掐腰。


  “再过两分钟你要是不来的话,这双“烟斗”皮鞋我就拿回家送给我老爸。”


  “谢谢老婆!”我还是先接过来吧。“走,送你回家!”


  因为以前在篮球队的时候膝盖受过伤,膝盖不能象骑车那样一曲一伸的。所以每次即便是我来接饽饽回家,也是她骑车带着我,等她到家我再坐公交车回家。


  她习惯的骑着车带着我,虽然在路人看起来让女孩骑车带男孩很不道德,但我心中早就下定决心将来一定买一辆最好的汽车每天接送饽饽上下班,一定补上!


  正想的出神,突然饽饽回头问了我一句:“老公,你说我长得漂亮吗?”


  “漂亮啊,最漂亮了,简直就是个小美女!”


  “是啊,所以我感觉有点可惜。”


  “可惜?长得漂亮还可惜???”


  “就是长得漂亮才觉得可惜呢,我妈说你虽然年纪不大但长得却很老,我为了我们结婚的时候让别人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而不是父女,我每天都坚持熬夜,这样看起来可能会老一些,跟你才配嘛!你说这不可惜吗?”


  “我……”气死我了,就知道她又拿我开玩笑,可一时又无言以对,真是防不胜防啊。没有办法,我在她腰上掐了一下,“死丫头,从来不说我的好!”没想到这么一下,却产生了意外的效果。她扶车把的手一晃,我赶忙跳下车把她扶住。


  “不许掐我腰,太痒了。”


  “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呵呵!”饽饽重新骑上了车,我依旧坐在后面。把那双“烟斗”放到车筐里,两只手往她腰上一放。“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我!”


  “君子动口不动手,还不许人家说实话啊!”


  还敢叫嚣?我毫不犹豫的在她的腰间抓搔起来。三月末的天气已经不是很冷,饽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衫,外面是单风衣,几乎对我的搔痒起不到任何防御作用。饽饽第一时间接收到了我的搔痒,但因为双手都在扶着车把,不能动也不能抵抗,只能忍受了。因为不像刚才那样突然,所以只是引起了腰部在扭动,没有影响到骑车。


  “喂,不许搔我痒,别闹!”我看她车子把的还算稳,也没有停手,两只手的手指依然在她腰间最纤细的地方一下一下得轻轻地掐着。此时脸上得意的表情,就仿佛是签了一笔大单子。


  “呵呵,呵呵呵,老公,别掐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你知道吗,说一个男人长的老这会对这个男人的一生都带了严重的心灵创伤。”我稍稍的用了点力,依稀能感到她的肋骨和急促的呼吸。我的手指沿着肋骨的轮廓一下一下的搔着,她的身体也开始随着我的手扭动。


  “哈哈,老公不讲理……”她刚要用语言还击,我用两手的食指点了她的腋下,并轻轻的在她的腋下揉了几下。这么一来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取而代之的便是咯咯的笑。她的车子开始左右晃动,呼吸夹着笑声。


  “不行了,受不了了,哈哈,呵呵,要翻车了……”


  “又要骗我,我可不会上当了。”我使劲的抱住她的腰不让她来会扭动,然后用手指肆意的在她两侧的肋骨上游走。随意的力道,任何的部位,没有任何抵抗,也无法躲避。此时我忘记了身边擦肩而过的路人,也不去管一边努力控制方向又要一边忍受搔痒的勃勃,一切都让我在尽情的享受。


  “啊哈哈…老公…好老公…真…呵呵…真的要翻车了…呵呵…”此时的勃勃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真的不行了…呵呵呵呵…”


  我可不管,我的手依然紧紧地搂着她的腰,手指依然一张一合的运动。车子越晃越厉害,饽饽越笑声音越大。但我依旧没有松手,看看这个丫头到底能撑多久。


  终于,刚过一个十字路口,我们终于两个连人带车摔在了路边。我为了怕饽饽直接摔到地上,我紧紧地搂着她,肘部迎面顶到了地面。还好饽饽摔倒了我怀里,并没有受伤。我们俩躺在地上,她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彼此的距离只有3厘米,我们的目光对视了大约十秒钟。


  “Sorry。”我在饽饽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她依旧盯着我,突然,在我的脸颊上啄了一口,“欠我的,要你用爱来还!”


  (完)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