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k文章 > 挠脚心文章 > 蜀山玉陨—虞姬tk实录

蜀山玉陨—虞姬tk实录

作者:1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公元前202年 垓下 楚军营帐


  夜深了


  奋力战斗了一整天的西楚霸王项羽终于可以休息了,帐外,楚军一些值夜官兵还在岗哨上守卫着楚国的军魂。沉寂的黑夜中,突然传来了渐渐接近的楚歌之声……


  帐中项羽突然坐起,来不及披甲,只是拿起破阵枪便冲出帐外。惊得帐外岗哨上的士兵大叫“大王”。


  项羽提枪环顾,只听得歌声四面响起,别无异动,才稍安下心来,问道:“难道汉军已经占领了楚地,为什么对方有那么多会唱楚歌的人!”


  那士兵心惊胆战,怯怯地回答“禀大王,属下不知……”


  项羽转身回到帐中,一丝漾出的凄凉顿时成了奔涌的巨浪,整个人垮掉似的只能扶着破阵枪勉强站立。他想到的太多,他不明白,自己起兵以来,大小七十余战,未尝败绩,为何只此一次,却一败涂地,至于今日。


  “大王”,营帐的深处传来这样的叫喊,近看时一位女子已披衣走来。


  项羽满是忧伤地看着这位女子,无奈地说“……小虞……我……”


  “大王……”


  “小虞,不,石兰”项羽打断了她的话,“你,还是叫我子羽吧”


  “大……子羽……”石兰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贯对谁都严厉的人,不知如何是好。


  “石兰,我对不起你”项羽打破了这沉默,继续说“我对不起你,我是王八蛋,就从,五年前那一次……”


  ===============================


  五年前 公元前207年 巨鹿 楚军营帐


  【背景:项梁(秦时里少羽叫“梁叔”的人物)起兵反秦后,尊楚王的后代熊心为新楚王,称“楚怀王”,公元前207年,项梁战死,楚怀王熊心任用宋义,给他荣誉称号“卿子冠军”,同年,楚怀王派遣刘邦统帅南方军团进攻咸阳,宋义统帅北方军团赴巨鹿救援赵国,约定胜利后与刘邦汇合。此时项羽担任宋义的副将】


  项羽意气风发地走入副将军帐,兴奋地对小虞说到“小虞,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小虞把刚刚卸下的戎装整理好,挂在墙上,转头问道“哦?什么消息?”。


  项羽掩抑不住内心沸腾的热血,说“今后,我就是这支楚军北方军团的主帅了”


  “哦?”小虞问道“那可是有怀王的旨意啊?”


  “怀王?”项羽突然变色,怒吼道“就那个小儿?梁叔胆小,不敢自己做楚王,才让他做个什么楚王,你们还真拿他当我们大王不成?”。


  小虞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到了,刚刚还在整理戎装的手讪讪地收回来,说“那子羽你……”


  “切”项羽打断了她的问话,“我把宋义那个王八蛋给砍了,现在,整支部队,谁也不敢不听我的!”


  “子羽,你……”


  “不”项羽又一次打断了问话“以后,大家都要称我将军,我看,你也不要例外”


  “子……子羽将军,你这样做,可是要考虑后果的啊……”


  “够了!此事休得再提”说着转身离去


  小虞连忙跑上前去,伸出手想要拍项羽的肩膀,不料项羽一把抓住那只手腕,顺势将小虞按在地上,迅速完全控制了她,说“难道你仗着会些三脚猫的什么蜀山武功就想谋害本将军么”


  “不……”小虞也不知今天的子羽是为何,她被控制地毫无反抗能力,也毫不反抗,只是解释说“小虞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想告诉子羽将军,这样做真的不……”


  “够了”项羽已是不知多少次打断她“没想到我自己的女人也不听我的”说着在小虞两胁间疯狂地点着。


  小虞被这突如其来的痒感弄得自控不能,胡乱挣扎起来,但是依然不能逃脱项羽的控制,项羽也发了疯一样不断攻击小虞敏感的腋窝和胁间。


  不长时间以后,项羽终于停了手,起身走到营帐门口,头也不回地说“今天你就和我一起搬到主将营帐去吧,不过,为了本将的安全,你的什么蜀山功夫,就不要再练了”,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小虞躺在地上,头发散乱,满身疲惫,眼角还流出不知是委屈、愤怒还是狂笑流下的泪水。


  公元前202年 垓下 楚军营帐


  回忆完这段往事,项羽满是伤悲,几乎哽咽地对小虞说“我……我是王八蛋,从那以后,总是对你这么粗暴……我……”


  小虞轻抚着项羽年轻的脸庞,淡淡地说“不必了,子羽,我知道,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自幼就要经历那么多,都是这个时代加给我们的,我们都早就学会了承受,不是么?”


  “不”项羽已不知如何是好“我在外号称西楚霸王,可是……我连自己的女人都欺负,我还……我对得起谁……”


  “子羽,想些高兴的事情吧,曾经,还是你逗我笑呢”


  “笑?你是说,在桑海?”项羽脸上泛起了诡谲的微笑


  “嗯”


  ======================


  公元前214年 桑海 小圣贤庄


  “石兰”项羽呼唤着眼前这个扮作男装,在有间客栈送货的小伙计,满脸见笑地跑跑过来


  “子羽,有事么?”石兰依旧不改那淡定的表情


  “有必要嘛,诶,我说,你……你好安静啊”


  “嗯”


  “别这样嘛”子羽依旧不改坏笑的表情,“我看,你笑起来一定特别好看”


  “子羽没事的话我就告辞了”


  “诶,据我观察,你已经没别的活了,急着回去干嘛啊?”


  石兰闻听此言,干脆不理少羽,径自继续向前走。少羽紧跟几步,伸手要拍石兰,被石兰迅速出手挡住,少羽趁势在石兰腋窝里点了一下,没想到,石兰浑身泄了劲似的放开了少羽。


  少羽见有效,坏笑着抱住石兰的腰,转去看石兰的正脸,同时手指在两胁间点弄,看着石兰忍受酷刑一样的表情,越看越好笑。不自觉地停下了手里的活,问道“石兰啊,你这样,可是比不笑还要难看啊”


  “子羽,这样不好,要是被人看见了……”


  “不会的,今天不会的,要不然,我怎么能那么大胆啊?嘻嘻”


  “那……我这饭盒……”


  “我来帮你”少羽不顾石兰的态度,伸手就抢石兰手中的食盒,石兰本能地伸出脚去试图勾住提手,却反被少羽用另一只手抓住脚踝。“嘻嘻”少羽坏笑着看着石兰,伸手去解绑那只布袜的绳子。


  “你……”


  “又怎么了?食盒问题不是帮你解决了么?”


  “你……你放开我”


  “哦,可以啊,那,笑一个给我看?”


  “切”石兰不屑地转头,少羽却迅捷地脱掉了石兰那只脚的鞋袜,却发现……


  “哦呀,你这男装可不彻底哦,怎么还两层袜子?”少羽抚摸着手中掩藏在普通布袜下的这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黑色小袜,不自觉地伸手感受它的质感,它包裹下的五个脚趾若隐若现,甚是可爱。


  尽管石兰还没回答上一个问题,少羽却又抢着说话了,“真是苦了你了,不仅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脚也一点不比我的小嘛,不过,我喜欢~”


  少羽一脸坏笑地伸出一根手指在石兰脚底游走,抬头看着石兰忍耐的表情,又开了腔“喂,笑一下就那么难么?那好了,越忍可就越痛苦哦”


  少羽突然把五根手指都用来刺激石兰的脚底,石兰这下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少羽给她“规定”的姿势使得她必须全力维持平衡,在痒的刺激下汗珠从额头上冒出,少羽则不断地变换着刺激的力度,享受着这种他没见过的材质制作的袜子的质感,欣赏着石兰娇笑的视觉和听觉感受。


  终于,石兰绝望地叫道“子…哈哈…羽,放…哈啊…开我哈吧……再哈哈,再挠我……就…哈哈哈哈…真的…哈没哈哈…力气了……小哈哈圣贤哈哈哈庄……离哈哈哈哈……客栈挺哈哈哈挺远哈哈哈的……”


  “哦。求饶了?”少羽虽是这样问,可手上的活照样不停 。


  “嗯……哈哈哈哈哈哈……”石兰娇羞地勉强承认 。


  “嗯,好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哈哈……什么条件”


  “好啊,还敢谈条件”本来渐缓的指速突然提升,石兰被这猝不及防的痒感刺激,前所未有地激烈地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我哈啊……我……哈哈哈……答应……快哈哈哈……哈哈停哈哈……停下”


  “恩恩,很好,那……”少羽这才停下手里的“工作”,但是并没有放开石兰的脚踝“三天后再来笑一会吧”少羽坏笑着说。


  “嗯”石兰娇羞地答应“不过,到时候不要再逼我摆那么难受的姿势了,那样也可以让你多挠一会~”石兰迅速地抽走自己的脚,床上鞋袜,提起食盒走了,留下少羽一个人吃惊地盯着她的背影。


  ============================


  公元前202年 垓下 楚军营帐


  “只是……”项羽到这里,已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已是略带哭腔地说“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不”这次轮到小虞打断他“那,我们再来一次吧”


  “再来一次?”


  “嗯,就像当年那样”


  小虞从容地躺在榻上,把脚伸给了项羽。项羽慢慢地接过来,爱怜地轻轻抓住脚踝,缓慢地把手指放在小虞脚底的皮肤,慢慢滑动,看着小虞那复杂的表情,心中百感交集……


  自己出身楚国名将世家,6岁获得象征荣耀的黑龙甲,8岁与秦国名将蒙恬接战,13岁被秦国通缉,22岁起兵反秦,23岁便称西楚霸王,到头来在外一败涂地,在家还要欺负自己的爱人!!泪水止不住地冲出了眼眶,滴落在小虞的脚底上……项羽起身,大声歌唱,小虞亦起身拔剑起舞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歌罢,石兰自绝于剑舞下


  (完)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