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小说 > tk经历回忆 > tk回忆 > 【1】小时候

【1】小时候

作者:佚名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人的记忆大多是从幼儿园时代起,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老实说,幼儿园的事已经基本在我脑海中磨灭了,留下的只是个别场景的片断。那时幼儿园中午睡觉是上下铺,我被安排在下铺,而我上面是一个男孩,大家慢慢熟悉后,经常在班上打闹着玩。


  午睡时,他故意把脚从床边伸下来,一条腿悬在那里挂着,而我,在这时就会主动伸手去抓他的脚底板,他会呀地叫一声,触电般地一下把脚缩回去,可过不了一分钟,他又会故技重施,我也是原样奉还。我们就这样反反复复很多次折腾着玩,我从没有想过抓住他的脚好好挠的念头,所以也没有老师来管。


  小时候家人逗我们小孩的一个很重要的办法就是挠我们的痒痒。比如在照相时,我们死活不配合着笑,那时tk就发挥了作用,大人们通常在我们不经意间袭击我们的脖子或者腋窝,使我们哈哈大笑,而就在这时闪下相机的快门。


  入小学前,因为年龄不够,无奈之下读了一年学前班。学前班其实很轻松,课程极其简单,主课两门,语言和算术。由于只教一些最简单的汉字,和最简单的加减法。在学前班的课堂上,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是一节语言课,正上到一半,第一排一个课桌突然轰地一声倒了下去。


  全班都震惊了,老师皱着眉头急忙过去询问原因。由于我们当时是两个人共用一个长方形的课桌,所以老师很严厉地对着他们两个人(一男一女),问怎么回事。女孩怯生生地说:“他胳肢我……”老师怒了,对着男同桌一顿训斥,具体说的什么我只记得一句了,“你是男孩,竟然还去胳肢女孩啊!”


  史前记忆大概就是这些,转眼我已经长到了7岁,小学之门开放了。我认为个人经历tk最多的时段就是小学的6年了。这个阶段的孩子,已经较为独立,自己睡自己玩,通常小区内,班级里,自家哥姐弟妹中,都会有固定的玩伴。这个阶段的孩子,已经有了一些自我和社会意识,比如小区里一群孩子一起玩,通常会有一个孩子王,大部分孩子都服他,愿意跟着他一起疯。


  那时的我们还没有互联网可玩,没有魔兽世界和DNF,电脑室在我小学高年级时才开始兴起,在里面可以做的,也仅仅是在386配置的机器上用DOS系统环境玩玩大富翁3、红警1之类的单机游戏。


  通常去电脑室是要被家长骂的,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还是玩捉迷藏,三个字,丢沙包等等游戏。而游戏输家的惩罚措施也多种多样,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惩罚方式变成了几乎只有胳肢人这一种。如果是夏天,胳肢会变本加厉。一个孩子趴在地上,三四个孩子压着他,一边挠他的腋窝,一边扒掉他的凉鞋来挠脚心。被压着的孩子就会大笑不止,连连求饶。


  一般我们不会这样暴力地去对待女孩,但对男生来讲,胳肢已成了一个既有效,又方便的惩戒方式,但凡想对一个孩子稍加教训(当然,不是那种深仇大恨时),我们通常不用打架的方式,取而代之就是痒刑。


  我父母的兄弟姐妹不少,所以每逢过节或周末,各种姨舅姑叔的孩子们会在一起玩。我们玩的游戏也多种多样,但胳肢人这个项目却贯穿始终。这个时候胳肢的暴力程度也明显升级,通常是两个人压住一个人,坐在他/她的身上,一人专攻腋窝,一人挠脚心,持续的时间也比之前长了许多,一般能一口气胳肢半分钟左右而任被胳肢者的挣扎与狂笑于不顾。有好多次,我都记得是将一个表妹挠哭了再作罢。


  我们此时已会变着法的折磨人了,比如我压住一个妹妹,双手按在她的腋窝里,但手指却不动,此时她的感觉想必是非常别扭,双腋已失去抵抗能力,隐隐地感觉到麻麻痒痒的感觉,但又不是那种绝对的难以忍受。她使劲夹紧双臂,颤抖着,觜里嘿嘿嘻嘻地喘着气。


  而我却坏坏地让她去完成一个动作,那就是伸手去拿床头上的物品。这个看似简单地行为在此时却是极难无比,因为去拿东西必须移动胳膊,也就是张开自己紧闭的腋窝,而我的手可是随时可以给予她无法忍受的痒痒的啊,这种对痒的恐惧会让人死活不能放开臂膀。


  妹妹大笑着尝试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仅仅是轻微打开手臂便让她觉得腋窝里的像有千万条小虫在蠕动一样,麻痒难当,于是又立即夹紧胳膊。最后,她在大叫一声中完成了任务,以迅雷不用掩耳之势一下抢过床头的东西,然后双臂马上回到原位。


  在这个阶段,我发现人在被挠痒时虽然难受万分,但也能不可思议地得到一些快感。所以甚至有一次,妹妹竟然主动让我挠她的痒痒,而她要求在她被挠时念出一串绕口令,念完后就停止挠痒。我欣然同意,压到妹妹身上,双手毫不留情地攻击她的腋窝。她大笑着,拼命挣扎着,竭尽全力念完了咒语,我也很守约地停止了用刑。那时我们经常毫无顾忌地谈论挠痒痒的话题,我们一致认为挠痒痒是最难受的刑罚,并称用这种方式把人处死为折磨死。


  有时我也会成为被挠痒的对象,表哥也会像我对付别人一样对付我,把我压在床上,不停地挠我的腋窝。我瞬间痒得将拖鞋踢飞,大笑着乞求他停手。还有一次我和表妹玩模仿游戏,她将我的双手用红领巾绑在床头的木栏杆上,好好地折磨了我一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