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小说 > 小说短篇 > 收服花魁【1】

收服花魁【1】

作者:1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王捕头带着捕快蜂拥而出,半个时辰后,捕快们只将毛七带回了衙门,吴来却没见踪影。王捕头动刑逼供,查问吴来可能的去处。最后毛七受刑不过,交代说可能去西湖边妓院春宵楼找一个叫绣碧的艺妓去了。


  邢玉风一听妓院,直皱眉头,这一次又要去妓院查案,看样子自己和妓院算是干上了。问道:“这绣碧是谁?”


  毛七说:“是两个月前春宵楼从苏州重金买来的一个姑娘,才十六岁,我也只见过一回。见一面她贵的很,而且卖艺不卖身的。”


  “哦,苏州美女!见那个叫绣碧的姑娘一面要花多少银子?”


  “至少十两!”


  十两,只是见一面,是够贵的。邢玉风花言巧语说动了宋钊这个县老太爷和自己一起去,借办案联络感情嘛,又带上王捕头等几个捕快。


  “您请!”老鸨给宋钊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那宋钊袖子一挥,走在了前面,邢玉风和王译见罢,赶紧跟了上去。


  在邢玉风看来,全天下的青楼都是一个样。而春宵楼,虽说比不上京城那些个高级窑子,但也是高大的裙楼式建筑,都是用的上等的楠木。华丽的装饰比起官家的毫不逊色。


  三个人走进主楼内,左右两座雕栏朱漆楼梯上铺着艳红的地毯,一直通向大堂正中央的一个三阶高台。高台之上,几个罗衫美人出色的献艺,琴如流水,铮如幽泉,歌声甜美,舞姿曼妙。


  高台下,数十几圆桌上坐满了前来寻欢的客人,黑压压的一片,座无虚席。那些个急色男人们于身边衣着暴露的姑娘们调着情,两眼除了时不时的瞟向台上表演的美人,还不忘留意眼前那左右两座的楼梯入口处,期待着花魁绣碧姑娘的出现。


  本来邢玉风只打算借机来春宵楼会会那个绣碧,找到吴来,以最快的速度把案子给结了。不过见着这个排场之后,不禁对这位花魁绣碧姑娘起了兴致。


  浓妆艳抹的老鸨领着邢玉风他们三人进了客厅,仰着脖子扯着一张血盆大口,高声叫着:“春鸾凤鸣,绿绮秀绮,有贵客来了,快给三位客人领路,去二楼的上厢。”


  听闻这声呼唤,邢玉风便忍不住的轻笑出声,好个绝妙的花名,四大名琴!


  “是!”四个衣着暴露的姑娘和追花扑蝶一般浪笑着过来了,都争先恐后朝俊雅的邢玉风围了过来,反倒把就糟鼻子宋知县给冷落了。


  邢玉风忙指着宋知县道:“诸位姑娘,这位才是我们老大。是你们今晚要好生招待的对象。”


  对这些青楼女子来说,不管什么帅不帅,有钱就行,她们也不认识知县老爷,一听这酒糟鼻老头是老大,又都围着宋知县又搂又抱的。


  宋钊和王译这时候也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左拥右抱的搂着这些“名琴”,上楼梯往二楼迈去。


  邢玉风心想,这两个人一进这地方就忘记了自己到底来做什么的了,搂着两个姑娘也不要什么花魁绣碧了。邢玉风又不好直接说,只要等到上楼了再讲。


  那老鸨也跟着上了楼上的厢房,脸上堆满了笑:“我已经叫人去叫绣碧姑娘了,马上就到。”


  不一会,老鸨领了一个女子进来:“三位贵客,这就是绣碧姑娘了。”


  邢玉风急忙抬头望去,只见那女子一张妩媚精致的脸庞艳若桃李。十分诱人,发簪高耸,露出雪白细致的脖子,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一袭月牙白的衣装,将曼妙的身姿展露无遗,胸前如兀峰耸立,细腰盈盈,不堪一握。


  一阵轻盈悦耳的铃铛声随着她的莲步轻盈,悠悠荡荡,听起来,出奇的美妙和魅惑。皓腕轻摇着绸扇,带出的阵阵馨香袭人,让人迷醉。


  只见她缓缓欠身,盈盈道了个万福,红唇轻启,含娇细语:“绣碧让三位爷久等了。”


  宋知县和王捕头张大着嘴,目不转睛盯着绣碧,好像饿了三天的饥汉,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大白馒头,恨不得一口吃掉似的。


  邢玉风也为其美貌所震撼,心里想着这绣碧的脚会有多美,如何找办法挠她脚板底,和她挣扎喊叫的情形。


  绣碧又道:“妾身愿为三位大爷轻弹一曲以表歉意。”


  宋知县和王捕头还是傻乎乎盯着绣碧,仿佛被使了定身法,不知道动弹了。


  绣碧似乎对男人这种神情已经习惯了,坐于琴前,皓腕微动,手指轻抚,琴声缓缓流动。初始如潺湲滴沥,继而如幽泉出山,琴音高出清冷如冰雪凝漳,低回却含瑟瑟情伤。邢玉风想可以挠这才女花魁的脚板底真会是三生有幸。


  绣碧姑娘一曲奏罢,邢玉风鼓掌叫好,宋知县和王捕头这才缓过劲来,急忙鼓掌,却忘了擦掉嘴角的哈喇子。


  既然缓过了劲,宋钊这才能动嘴说话了,对这绣碧姑娘十分的着迷,顺手将桌上花瓶中的一支牡丹取了,递到绣碧的面前,一脸媚笑道:“绣碧姑娘果然国色天香,名不虚传,久闻不如一见,正所谓鲜花赠美人,还请绣碧姑娘笑纳。”


  娇颜上浮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绣碧接过那牡丹,颔首应道:“谢谢,老爷缪赞了。”


  邢玉风笑道:“听说见姑娘很是不容易,今天邢某三生有幸,见到了姑娘,真是高兴之极。”心想挠到这美女花魁的脚板底才真是高兴之极呢。


  绣碧温柔的给邢玉风施了一个礼:“公子过奖了。”


  邢玉风直截了当的问道:“绣碧姑娘听说和吴来吴公子很熟识?”


  绣碧仍旧微笑着:“绣碧承蒙大家的垂爱,初到贵地就一直让大家怜惜着爱护着,大家肯和我绣碧做朋友,也是看得起我绣碧。”


  邢玉风笑了,好啊,给我玩外交辞令,厉害!这小小的姑娘说起话来倒是滴水不漏啊,一于抓住问题不放:“那姑娘的意思是你和吴公子确实很熟了?”


  绣碧没有说话,而是笑着绕过邢玉风的身边,来到宋钊面前,将桌子上的一杯被宋钊已经喝了一半的桂花酒端了起来,宋钊以为那绣碧是要敬自己,于是伸出手去,没有想到,那绣碧却自己喝了。


  宋钊一看,不禁更是喜上眉梢,用手乘机摸了摸绣碧的纤腰,绣碧用那温柔死人的眼神看了看宋钊。坐到了这位县太老爷的身边,然后,看了看邢玉风:“是的,吴来吴公子常常来我春宵楼捧我绣碧的场,出手也很阔绰,但是,说什么熟识却也不是,我绣碧生在青楼,自然是有钱就是朋友,邢公子你以为我说的对吗?”


  邢玉风只是两句话,就已经完全了解了面前这个女子,虽说年纪轻轻却不能小觑。也好,挠她脚板底折磨她更有征服感。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